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城市与荒野

      荒野起了很大的风,流经城市,最后刮向城市中央;荒野到城市,在我看来,也是一场盛大的私人化进程。

      你工作在荒野,生活在荒野,面向荒野…大自然的一草一物决定了你对荒野的认识,清风细雨,冰雹闪电,沙尘土石,天外流星,构了荒野独特的自然景观。

      回归城市,车水马轮,高楼庙宇,满目琳琅…了解一座城,你得最先了解城市里的一群人,然后了解城市的文化底蕴。而对一个城市独有的认识可能源于某个人…物像,城市,人,构成了城市独有的人文景观。

      人,风尘仆仆的来到这个世界,走过一座城途径荒野来到另一个城,往往是你来不及了解一个城反而又奔向另一个城,这是自然使然,又是生命使然。

      荒野到城市的形态和物态转换也是需要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的,首先国家不会决定在毫无意义的废物上建城,也不会开发荒野使它标记为城。既是荒野,无任何文化底蕴和人文情怀,独有的荒决定了它独有的静,独有的静渲染了它独有的荒,这是一种自然形态的悄然流逝。

      荒野是沉寂的, 城市是喧嚣的,它们的自然形态存在很大差别。因此说有人的地方它就有文化这句话是片面的,毕竟荒野生活的的几个人他们也构不成一种文化,形不成一种意识形态。城市是农村化进程的一种巅峰表象,起初的农村破败不堪给了人们一种荒野印象,一个村落毕竟有它的起源,这就蕴藏着源远流长的文化,最终劳动者用智慧的头脑和勤劳的双手开发使它成为一座城。

      城里有人,有美女,也有小人:荒野里也有人,有野兽,也有洪水,人从荒野中来到城市,又从城市中走向荒野,这就完成了一种原始文化形态的随机转换。从城里出来的人见证荒野的沉寂,荒野出去的人又看透了城里的喧嚣,被物化了的人和被量化了的地往往形成一种线性关系,越是沉寂,越是喧嚣,越是喧嚣,越是沉寂。

      从城市到荒野,有刺骨的寒冷,也有贴心的温暖,这就好像一个自己与另一个自己在光阴里的隔世重逢,人都在世俗的泥沱里扑腾着,你累的时候,也许另一个自己更累,当你停下来,放下了,终会发现,天不会塌,世界始终为你祥云缭绕,你需要做的是,拍拍身上的尘土,一转身沉寂的走开。

      在辽阔的生命里,总有几朵祥云会为你缭绕,与其在荒野和城市里苦苦挣扎,不如在这几朵祥云下面快乐散步,世上赏心悦事不要那么多,有一朵,就足够足够。

      北京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56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  郝建明
      个人认证:
      个人签名: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
      关注10 粉丝1 喜欢12内容11
      北京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